知海-發光─迴旋在晚風裡的歌

write1

作者歐陽柏燕

高科長(右圖)說起「環島巡燈」,我眼睛一亮。

他說,海關最早每年進行四次環島,後來改成三次,再後來改成二次。從基隆出發,往西南走,經過目斗嶼、漁翁島、花嶼、七美嶼、東吉嶼、高雄、琉球嶼、鵝巒鼻、蘭嶼、綠島、新港、花蓮港、蘇澳。這「環島巡燈」負責一座一座燈塔的補給,航程遠,任務十分重要,是我眼中極壯闊的海上旅程。

當我的視野探向全國35座燈塔的位置,一一收集各類資料後,我的視神經又伸進九百六十四噸,全長六十五公尺、寬十公尺、航速十六節的「運星艦」去看它的內部結構、配置圖,包括引擎室、駕駛室、雷達設備、無線電設備、簡報室、貴賓室、冷凍庫、船員休息室、餐廳、以及牆面上一座一座燈塔的圖文介紹、還有匪海軍艦艇識別圖等,我看得津津有味,一邊想像乘風破浪的航行。 閱讀全文〈知海-發光─迴旋在晚風裡的歌〉

知海-發光─披星戴月的旅程

write1

作者歐陽柏燕

人類由陸地走向海洋,燈塔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有了燈塔,船不會迷航觸礁。而現代燈塔除具備導航功能外,還帶有歷史、人文、觀光的功能。我收集的許多燈塔照片,看得我心花怒放。

因應工程畫過全國百分之八十燈塔圖的高科長說,燈塔繪圖要考量環境背景、讓燈塔突出、明顯,燈塔顏色要避免與附近燈塔雷同。繪圖時,航海專業人士都會提出建議,大家一起研究,以達最佳效果。 閱讀全文〈知海-發光─披星戴月的旅程〉

知海-金門學子寫海洋-看海

swrite1
作者沙中/陳宇彤

陣陣浪花拍打著岸邊,一股鹹鹹淡淡的海水撲鼻而來,艷麗的陽光灑在洋面上,顯得閃閃動人。微醺的海風迎面而來,輕柔得使人沉醉,我不禁沉浸在這片美麗的藍色水世界。

靜謐的黃昏,我總喜歡沿著堤防散步,一邊吹著海風,一邊輕輕地哼著歌,享受單純的美好時光,赤腳走在沙灘上,沙子被陽光曬得暖暖的,十分舒服,坐在細細的沙灘上,眺望著遠方湛藍清澈的海洋,總能讓我忘掉眼前所有的煩惱,隨著浪花的來來去去,慢慢收起不好的心情。

看海,對我而言,實在是一種情有獨鍾。 閱讀全文〈知海-金門學子寫海洋-看海〉

親海-父親的竹簍

write1

作者北珊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這是早期離島金門子民的生活寫照。我家住在古寧頭,幸運地擁有一些田產,又鄰近海邊,相較於山無田產,海無蚵田的人家,我們算是幸運的。辛辛苦苦耕作的我們,礙於土地的貧瘠,除了長年耕種的高粱、花生、玉米、地瓜外,幾乎也種不出有經濟價值的作物,少許的蔬果栽種,如番茄、菜蔬等,也僅是自家佐餐的食材,能換取金錢的機會少之又少。

還記得兩大竹簍的高麗菜,青翠肥大,秀色可餐,竟然賣不到十塊的價錢,父親用幾乎哀求的姿態請求收購商稍微提高價錢,秤足斤兩的卑微模樣,最後失望的眼神,落寞的心情,至今在我腦海中仍鮮明。父親挑著一擔沉甸甸的地瓜往城鎮沿街叫賣,幾乎是憑靠運氣,因為在那貧困的年代,家家戶戶沒有開拓財源的機會,當然就只能自給自足的節流了,供給多過需求,所以做農事辛苦又難回報的工作。 閱讀全文〈親海-父親的竹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