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金門海洋文學-海洋擁抱發光的星

write1

作者歐陽柏燕

詩人歌詠的燈塔,風雨中的眼睛一樣明亮,散播的光芒不帶一絲困惑,畫家彩繪的燈塔,高聳的塔身透現亙古的安穩力量,不會讓人生疑。自然科學家走過的燈塔園區,一草一木都有生機故事,蟲魚鳥獸聆聽著天籟長大。

當秋意越來越濃,芒花在山上隨風飛舞,彭佳嶼的色彩轉成另一種層次,它的表裡一樣豐富,赤紅色的火山硝是這座島嶼的肌膚,看它一眼,便忍不住想靠近去觸摸它的溫度,探挖更多的神祕,不管島上兩個火山口說了什麼,彭佳嶼在許多人心中永遠都是獨一無二,風雨也從不插嘴多說什麼。

當我為彭佳嶼燈塔挑選搭配文章的照片時,我盯著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感覺自己和這座島嶼靈魂相通,它會催發人潛藏的詩意與哲思,寫文章時我就發現了,挑選照片時感覺更深刻。時間在這座島上不是靠鐘表計量,而是靠心跳感應。彭佳嶼的土地色彩繁複、深沉得讓人遺忘了世界,鏡頭掃過的海岸,我看到照片中人手一支釣竿,似乎來到這裡,每個人都會變成釣魚高手。澎湃的潮聲從「壺穴」湧進湧出,彷彿一口活井在沸騰。寂寞的彭佳嶼因為有燈塔,光的旋律夜夜傳唱,每個人都會被激出、逼出心底的話,它流向會滲水的大石頭,而石壁上一個一個的鑿洞,收集這些內心話,變成了特別的景觀。

率先做好彭佳嶼的圖與文版面後,「背一座燈塔回家」一書有了一個抒情的開端,燈塔文學的氣味也增濃了,我放心的走向港口,去挑選不同類型的照片,讓燈塔的光散播得更遠。我盯著一系列港口的照片看,島嶼國家的發展與海洋關係十分密切,站在海邊,可以溫柔的凝望浪花,看潮來潮往,千帆過處人獨靜,也可以站在港口看大船進出,數著燈杆迎接黃昏,看燈塔點燈,燈杆一支一支閃光。一路行來,訪談兼拍照,我走過高雄燈塔、台中港燈塔、基隆島燈塔等,每次站在港邊,我都會望洋興嘆,痴痴看著停泊的各式各樣輪船,就連港邊的貨櫃作業我也饒富興味的久久觀看、東問西問。不管在那都是加分形象的燈塔,高高矗立在國際港邊,成了新時代發展的見證者。天然條件加上營運條件,港口的許多拓展計畫因應而生,燈塔不僅引領船隻,更與海洋國家一起成長,帶動觀光發展。

燈塔的補給船「運星艦」從基隆港出發,航向離島各燈塔,這壯闊的航程我聽過幾次參與者的口述後,便十分積極的收集照片圖檔。後來進階看動態影片一邊「截圖」,把風聲、海浪聲、馬達聲、驚呼聲一併收納進來,我與港口、燈塔的情緣因此越來越深,忍不住把各式燈杆也羅列進來,製作成完整的版面,讓它們彼此交輝,祝福海運年年安全。

走向三貂角、鼻頭角、基隆、富貴角、野柳去拍燈塔與燈杆時,我一樣迷戀沿途的漁港,總要停下來張望,讓心思與感覺貼向眼前大大小小的漁船。黃昏,魚船的燈火亮了,我總是特別雀躍,彷彿一個夢正要啟航。我心裡想,也許前世我是漁人或是一條魚,所以大海一直召喚我,創作也自然連結上海洋、發光的燈塔。

「背一座燈塔回家」開始進入圖文美編設計,那由燈塔主任、工程師、股長、燈塔家族提供,以及由專業攝影師掌鏡、家人協助我拍攝的照片,已累計近五千張,我一張一張觀看、斟酌、挑選,每一座燈塔都閃耀迷人的光彩,我在眾多照片中穿行,深深感受燈塔人、事、物的生命脈動、光彩與山水美韻,它們豐饒極了,寫也寫不完,我感覺下一本書、第二部曲已在向我招手。有江河處就有人生的波濤,如何讓自己保持最佳狀態,像一張風帆擁抱海洋,我想只有繼續追逐,更行更遠,燈塔才會變成手中發光的一顆星。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2015/11/2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