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金門海洋文學-靜謐午後的海邊

作者宋明理雪

華夏民族是詩教的傳統民族,詩教樂教的陶冶不是封建社會的專利,近代華人哲學家賀麟就曾提倡,援引西洋基督教各項藝術來豐富華夏的詩教樂教,使其合乎當代人所以用,而不顯得陳腐。
在某個午後初晴的陽光中,漫步在海邊,竟有種置身天堂的錯覺。閒步到校園附近一間小教會建築物旁的書房,裡面賣著各種福音產品和禮物,播放著詩歌,這裡是我時常沿著校園散步的熟悉路徑,慵懶片刻,享受沿途後巷的恬靜。
當我在書房外面的木桌椅旁坐下來,欣賞三棵剛移植不久的行道樹,冒出一叢一叢翠綠的新葉,在殘留的雨滴下閃爍著金光。一眼望去,咖啡座和透明咖啡色玻璃窗另一面的人家,與家人朋友安坐聊天,其樂融融的畫面,而我宛如正坐在天堂的屋簷下,就著聖樂背景,享受著天堂海天一色的風光一般的祥和。坐著坐著,一面喝著隨身攜帶著的熱阿里山烏龍茶,喝一口,回甘哪!這時我忽然思想一個問題:「海那麼大,天那麼清澈,為什麼我是一個人坐在這裡?為什麼是一個人?」……這時書房飄過來台語老聖詩452〈上帝愛疼怎能許大〉樂音,「上帝愛疼怎能許大,歡喜施落給我,揀我卑微小許的人,使我與祂近倚……」聽到這詩歌,讓我想到英文查經班的一位同學。
有一次,英文查經班外籍老師對這些小小島嶼不熟,搭錯公車,利用等老師的時間,我們就地借彈小教會的鋼琴,練唱這一首詩歌,因為這是他最喜歡的聖詩,等了一小時,也唱了一小時聖詩。經過這件事,我們發現彼此都會彈琴,同學甚至會玩三種樂器。
每一次看到或想到這位同學,我都會心生感慨,又問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上天愛他,賜他智慧才華,讀最好的學校,靈活地玩樂器,為什麼?」為什麼有人就是那麼聰明?而有人就必須靠比別人更多倍勤奮,非常努力來補不足?這真是奧秘呀。基督教的《聖經》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同學的智慧是來自他從小對上帝的敬畏吧!
坐在海天之間,悠閒地設定一個虛擬辯證式的隔空對話,想像自己與同學的問答。
我:「為什麼我是一個人坐在這裡?為什麼是一個人?」
同學:「這裡是你散步的中間休憩站呀!因為你喜歡靜思,當然是一個人囉!這正是你要的呦。」
沒錯,人生總是聚散有時,如聖詩的歌詞所言,上帝將平安「歡喜施落給我,揀我卑微小許的人,使我與祂近倚」當一個人更加專心,利用多一點時間親近智慧的主。從聰明的同學漸次想到這一層,心情有如舒緩柔和的古典音樂;悠揚綿長的行進著,一個人不是孤單,是靜謐,特別是當我坐在恍如天堂的屋簷下時,更是美好的靜謐。
享有在湛藍天海間,屋簷下領略微風的靜謐,也再一次思想〈上帝愛疼怎能許大〉(台語)四段歌詞的意涵:
「1.上帝愛疼怎能許大,歡喜施落給我,揀我卑微小許的人,使我與祂近倚。」這說明,無論我們多麼卑微、缺乏智慧,上天有好生之德,都不會嫌棄我們。
「2.耶穌恩典怎麼許深,充滿在我心內,因為由信聖經福音,心能平安自在。」當人有經典作為吾人處事的指引,內心不會擔憂、恐慌,當然也不會有憂鬱症,所以必然安穩自在。
「3.聖神感動怎麼許闊,使我深知過失,承受福音心愛感化,靠祂換新性質。」台語聖神是指聖靈。作為一個驕傲的人,如果能深知自己的過失,願一謙卑待人,是聖靈感動。從儒家言,是良知的提醒,而儒學也更往前鼓勵人行仁。孔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孔子強調,若想成為仁德的君子,難道距離仁還遙遠嗎?事實上,只要有心要「仁」,「仁」馬上就到了。換新性質就是悔改除去罪惡過錯,簡言之,把不想行仁之心,換成願意行仁的心。
「4.父子聖神三位一體,至聖至高至大,尊貴榮光永遠無替,讚美祂名無息。」這一段是讚美上帝的屬性和偉大,對宗教意識相對薄弱的華人而言,通常較困難理解。第一句有關三一神,是很深奧的神學和哲學問題,連聰明的聖奧古斯丁也說不清,只說了一個三一神屬性的開端。賀麟注意到儒家也有宗教關懷,他在《文化與人生》一書說「〈約翰福音〉有『上帝即是愛』之意,質言之,上帝即是仁。」並提到「事天的宗教功夫」、「天德」等等,這是華人社會原本有的思想。
「副歌:因為我知所信的救主,若深信倚靠能得祂保守,能保守所交托祂的,能保守直到彼日。」副歌的歌詞重覆唱四次,顯示其重要與信仰的確據。能保守直到「彼日」,是指上帝從現在起保守我們心裡有平安,一直到末日大審判那一日。一邊聆賞詩歌的優美,一邊感謝、沉浸在音樂的悠閒,真好。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2016/1/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