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金門海洋文學-海

write1

作者:令臣

直矗巍峨的雲層壓在海面上,彷彿一伸手便能攫住那片雲。舒暢的海風吹散夏季的燠熱,拂在身上如愛人嬌柔的纖纖素手,將每一吋肌膚漂染海洋的氣息,想像自己化身海鷗,在閃熠光芒的黛色海洋上恣意翱翔。

波浪推來數千里外的風塵,像個全年無休的說書人,滔滔不絕說著彼岸的故事,任來往的遊人聽取。若凝視反覆推移的海濤,它會把你的鬱悒拉出體外,捲到廣闊的大洋,此刻空淨的身體包裹在規律的海浪聲,啟動對生命的洗滌。

或許是自出於敬畏,每當遙望遼闊的大澤,總感覺到它神祕且不可度量的力量,即使是科技發達的現代,萬丈深海裡依然蘊含許多未知的事物。我想古人對於這份神聖特別有感觸。不論是強取豪奪的北歐維京人,還是經商貿易的腓尼基人,大海這樣的特性,深深影響著這些以海為中心的海洋民族,使他們流著冒險犯難的鮮血。

大海曾經承載著托勒密地圖紀錄不到的新世界,地理大發現後航海家們循著洋流,乘風破浪探索地理上的空白。麥哲倫與哥倫布的足跡遺留在各航道,引領後世探險家前進的方向,無數裝滿夢想的船隻數百年來共譜成海上浪漫的童話。但這並非人類征服海洋的象徵,反倒是大海增長人類的所見所聞,促進文明繁榮,更連接世界每個角落。讓分散的大陸聯結成緊密的地球村。

海是一切的源頭,孕育了世上萬物,衍生出人世百態,但無論多少悲歡離合,我們的一顰一笑最後仍經由生物循環回歸海裡。記得有次在沙灘上看沙雕,當下被各樣壯觀的作品震驚,但後來卻覺得這沙灘正是人生的最佳寫照,人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雕塑,創造的作品玲琅滿目,可是到了生命盡頭,歲月如海慢慢沖刷你的功業,直到彌留之際,只能帶著過往的輝煌走向一開始來的地方。恍然間感到再沒有值得汲汲營營追求的東西。

然而這只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強愁,人生還有泰半尚未發掘,徒然感傷不過將視野堵成壅塞的河道,忽略了盡頭廣大的水澤。若能毫無顧忌的環抱大海該有多好,可惜我不諳水性,否則也想投入這水域的溫柔。或許數年後,海上會出現一艘堅固的大船,面對杳無邊際的界線,我掌著堅定的舵,航向一樁蓄勢待發的歷險。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2016/05/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