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曾經迷途的島嶼

write1
作者:張愛金

出太陽了!窗簾的縫隙擋不住紛飛陽光,「刷!」一聲滑開,陽光從緊閉窗戶的玻璃迸裂進來,反射在玻璃桌面,一片眼花撩亂,桌上的玻璃杯光彩倒映在刷白牆上的鏡面,光線閃爍跳動,不能直視。屋外一片亮麗,心中脹滿滿的喜悅,忍不住大叫:出太陽了。
走了一圈郊外,春天的綠意趁機而出,夢想著托斯卡尼的豔陽彷彿就在眼前,耀眼陽光下,心不安分著。不安分的是宇宙、大地,今天如此的生氣勃勃。蔚藍天空,陽光鮮豔奪目,十分誘人的溫暖,引出一整排排站的鳥兒,遠處高挺的樹木、低矮的灌木叢、腳邊的雜草、路邊叫得出名的牽牛花、不知名的野花,因風搖曳得花枝亂顫,風十分狂亂,我站在陽光下,滿心歡喜說,久違了,陽光!雨,請慢慢走。 閱讀全文〈親海-曾經迷途的島嶼〉

知海-「金廈大橋」興建與否的深層思考

write1

作者:施志勝。

在金門經濟發展議題中,有兩條橋一直是金門人的懸念。一條是連接大、小金門,正在興建中的「金門大橋」;另一條是連接金門與大陸的「金廈大橋」。際此民進黨即將全面執政的時刻,「金廈大橋」興建與否,必須重新的檢視和深層的戰略思考。
馬總統上任之初,蒞金舉辦「金門全方位建設座談會」,聽取各界建言,釋出各項利多,並責由經建會通盤檢討規劃「金門中長期經濟建設」,推動金門長遠發展。馬政府八年來,其瑩瑩大者如「金門大橋」、「金廈通水」、「金廈三通落地簽」均付諸實施或執行中;至於興建「金廈大橋」的構想,由於經建會「弊多於利」的評估結果,加上馬政府施政不順,讓這個案子就懸在那裡了。 閱讀全文〈知海-「金廈大橋」興建與否的深層思考〉

親海-濟慈小島

write1

作者:洪明傑。

溫哥華往滑雪度假勝地惠斯勒(Whistler)的99號公路,沿著海岸一路蜿蜒北上,一邊是高山林立,一邊是湛藍大海,景色秀麗奇偉,素為人們所稱道,而這一處海岸有個美麗的名稱─陽光海岸。
海岸受太平洋海流的侵蝕,或河流出海的沖刷,使得沿岸島嶼羅列,星羅棋布。一座座蔥翠森林覆蓋的島嶼在一望無垠的深藍海水襯托下,像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綠珍珠,於陽光下閃閃發亮。這般美景,好早就想前往探訪優游徜徉其間,卻遲遲未能成行。因此,當有人提議到濟慈島(Keats island)一日遊,心裡是雀躍歡喜的,為了避開車流尖峰時段,決定提早於清晨六點出發,也欣然接受。 閱讀全文〈親海-濟慈小島〉

知海-古寧頭石蚵養殖史話

write1

作者:林金榮。

即將隆重登場的金寧鄉石蚵小麥文化季,不能不再提起古寧頭石蚵養殖歷史,古寧頭蚵田與隔江同安澳頭、歐厝、大嶝遙遙相望,自古連成一片海域。
相傳明神宗萬曆年間(1573年-1619年),古寧頭李氏先祖浦園給事祖獻可公(1541年~1602年)罷官歸隱後,曾經來鄉訪問族親,或者說是來鄉教學,當他自浦園乘船順流而下,途經金門西江海域,正值退潮,見到整片遼闊的淺灘,並沒有好好利用營生,上岸後就教族人採用石條養殖牡蠣方法,成為村民生活最重要的經濟來源。推斷李獻可教古寧頭族人養殖石蚵,至少不遲於萬曆三十年(1602年),繼而有李椿榆贈村民海域經營權,讓石蚵成為古寧頭的永業。 閱讀全文〈知海-古寧頭石蚵養殖史話〉

愛海-正視海岸線流失展現搶救沙灘大作戰

newslogo
前有學者發表聲明指出,廈門近幾年大興土木,在福建沿海狂抽海沙,造成一水之隔的金門沿岸沙灘嚴重流失,該報導以「生態浩劫」的警訊,聲稱抽砂行為若不停止,再過10幾20年,金門的沙灘恐將只剩光禿禿的礁岩。
金門海岸線的流失是否與大陸業者採沙行為攸關,應該還要有更充分、可靠的科學論證才是;因為,據了解高雄旗津、台南安平、桃園大園也有沙灘、海岸線嚴重流失的問題,卻未必與抽砂行為有關。然而,近幾年大陸業者海上採沙行為明顯增加,甚至還經常「撈」過界,出現在金門北面、西面及小金門一帶海域,卻是不爭的事實,為遏止抽砂行為,取締罰款金額已提高至新台幣300萬元,但抽砂船還是抓不勝抓。 閱讀全文〈愛海-正視海岸線流失展現搶救沙灘大作戰〉

親海-能見度

write1

作者:許秀菁。

最近金門的天氣實在是「一言難盡」,連帶受影響的人不在少數,應該你、我或周遭的人都脫不了關係吧!即使不是坐飛機、坐船,也要上下班、上下學,或者說總要「出門」吧!但「溼答答」的真是不方便。
「溼」還好,「霧」可更無奈,已經好一陣子了,我們盯著「能見度」看,它可事關「重大」,而我們也陷入「三個字」之爭-霧、靄、霾,尤其是前二字,因為它關係著「能見度」,同時關係著機場的開與關,當然還有碼頭的船班。大體來說,「霧」的能見度低於1公里,「靄」的能見度1公里以上,而「霾」是一種大氣現象,稱為「塵象」,會造成視障,直接影響水平能見度。 閱讀全文〈親海-能見度〉

親海-二月看鸕鶿

write1
作者:吳鈞堯

最早識得鸕鶿,是漁人訓練牠,做為捕魚工具。鸕鶿站在船舷兩側,腳繫上繩子,牠的脖子套著莎草等草莖做成的圈環,有時候也用特製的銅環,鸕鶿長長的頸子分成粗、細、粗三種尺寸,看上去像一個葫蘆。圈環像一閥流,控制了鸕鶿,讓牠無法吞食大隻的魚。
我看到的鸕鶿捕魚是在紀錄片或電影中,漁人與鸕鶿都灰撲撲的,拌著點江流薄霧、摻著點江湖自得,讓我覺得漁人跟鸕鶿都是老的。漁人與鸕鶿,一個剝奪、一個被剝奪,似乎我更應該同情鸕鶿,但我也無意責怪漁人,生物的生存都緊依著食物,掠取以及被掠取,經常都攸關性命了。他們的關係像是主僕、也像是搭檔。鸕鶿吞不了的大魚,被漁人從嘴巴裡倒了出來,為了鼓勵鸕鶿,漁人餵食牠小魚。鸕鶿沉默跟安靜、安分,讓我想起牛。我曾經陪伴牠們長大、也跟牠們道別的牛。 閱讀全文〈親海-二月看鸕鶿〉

知海-谷歌推漁業線上追蹤工具 在家就能抓非法漁船

20160822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1974年約有10%的漁業資源被過度捕撈,2013年增加到30%,而剩下的絕大多數漁業資源也已被完全捕撈。圖片來源:林昶廷(CC BY-SA 2.0)。
閱讀全文〈知海-谷歌推漁業線上追蹤工具 在家就能抓非法漁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