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大膽大擔行海洋江湖遊

write1

作者:陳延宗

九龍江口的大擔島,原本不專屬於金門,1949年的歷史偶然,化名大膽島成為金廈間一顆耀眼明珠,2015年地區邀請台金藝文界悠遊大膽島,王老先生熱心幫忙報名,讓我意外加入這趟旅行,再次登島尋訪昔日老戰友的足跡。
莒光樓是眾所周知的英雄館,題字的正是大膽島英雄賴生明,登上大膽島,正是循著眾英雄們的心脈前進,追溯那慷慨激昂的豪邁氣慨。藝術家們先在生明廳觀禮,隨即各自尋找貼心角落,自在描繪著島嶼生命光彩。 閱讀全文〈親海-大膽大擔行海洋江湖遊〉

知海-海洋之歌

write1

作者:邱英美。

「我能走出一個時代投下的陰影,但很難走出一個時代留下的憂傷。」這是俄國流亡作家蒲寧,獲得諾貝爾獎時的感言;這份陰影和憂傷,似乎也隱藏在許多金門人的血液之中。
常聽老一輩的人說故事,談起生活的艱苦、戰爭的恐怖、流離的滄桑以及生死線上的掙扎,果真不存在任何快樂的記憶。隻身走過曾經屍橫遍野的戰場、地雷警示標誌上觸目驚心的骷髏頭,是多少人童年的夢魘。這些極深層的情感,在金門藝術工作者的作品裡,總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來。「有人說我的繪畫很blue,但它忠實反映現在的我,我彷彿被許多看不見的枷鎖綑綁著,正努力想要掙脫。」一位旅台畫家的告白,時時縈繞在我的心頭。 閱讀全文〈知海-海洋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