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曾經迷途的島嶼

write1
作者:張愛金

出太陽了!窗簾的縫隙擋不住紛飛陽光,「刷!」一聲滑開,陽光從緊閉窗戶的玻璃迸裂進來,反射在玻璃桌面,一片眼花撩亂,桌上的玻璃杯光彩倒映在刷白牆上的鏡面,光線閃爍跳動,不能直視。屋外一片亮麗,心中脹滿滿的喜悅,忍不住大叫:出太陽了。
走了一圈郊外,春天的綠意趁機而出,夢想著托斯卡尼的豔陽彷彿就在眼前,耀眼陽光下,心不安分著。不安分的是宇宙、大地,今天如此的生氣勃勃。蔚藍天空,陽光鮮豔奪目,十分誘人的溫暖,引出一整排排站的鳥兒,遠處高挺的樹木、低矮的灌木叢、腳邊的雜草、路邊叫得出名的牽牛花、不知名的野花,因風搖曳得花枝亂顫,風十分狂亂,我站在陽光下,滿心歡喜說,久違了,陽光!雨,請慢慢走。
滴滴答答、斷斷續續、時陰時晴、時綿綿不斷的雨,下在島嶼幾乎一整個月,一整個月的島嶼人,心情跟隨天氣陰晴不定的難展歡顏。寒冷,從過年前過年後一直都在島上徘徊,幾天放晴的南風一回吹,霧就趁夜黑悄悄的瀰漫,霧挾著慈悲漫天覆地的來,島嶼的子民心就慌成一團亂。日子越近越是慌著擔著等,要清明了呢,一枚容易著涼的念頭,注視著夜晚沾染華麗的黑,祈禱著。
三月,未至清明,北風走了,獨讓西南風狂亂。幾天的南風如潮水般的一波波,自海上而來,帶來一層層的霧,如面紗如絲薄,壟罩在天空在宇宙,形成一股氣旋,飽含著水氣,茫茫一片,整個島嶼浸在一種雨季的濕氣裡,屋內到處溼答答的,地板是,牆壁也是,由內而外印上一層水氣,白色牆壁上一直在滲水,感覺一直在流淚。除濕機轉不停,沒有陽光的日子,島民像一隻鳥,隔著窗戶,帶著君臨天下的冷漠,望著眼下、眼前、遠處的霧氣,不放任何心思,說淨空。人們開始祈禱北風進來,人們希望陽光普照,天不從人願,寒流至,雨狂下,氣溫日日降低,另一座島的山又飄雪了。
雨像暴漲的心事都全集中在這島嶼,幾乎發了霉曬不乾的衣物掛滿屋內,一樣熱鬧烘烘的過日子,三月是比賽月,樂團舞蹈,藝文人生,律動島嶼,孤單也不寂寞,獨自演繹生老病死。雨霧的島嶼易令久未返鄉的遊子迷途,車行至濃密的林蔭大道,雨霧膨脹的又大又深,像一片深不可測的黑暗池塘,一不小心淹沒其中,再也無法浮出,忍受這片悲傷,似深深的愛戀鄉愁。
多年未曾返鄉的友人說:曾經在這島嶼我迷路了。雨霧中島像迷宮一樣,連導航都出現焦躁情緒,迷路二字讓人啞然失笑,從小到大逛過無數遍的中山林園,居然也會鬼打牆似的找不到大門口,記得,進門就是一條綠蔭大道,兩旁是迎客松,深入路底有座咖啡屋,在山林品咖啡數次,大片玻璃窗外深深綠意,…。那天車子一直在大馬路直再繞彎,居然走到沒路的農田盡頭,倒車駛出小村莊,沒有人可停車暫借問,這一團亂,難道真是「回鄉偶書」的無奈。
滯留在島的日子,清晨站上陽台望著雨霧,練習對島嶼的問候,親愛的山,親愛的海,親愛的雨,親愛的霧季,你們好!還有島的味道,歷史足跡。就在將要習慣了島雨霧的日子,想念的陽光出現了,似將要我啟程繼續流浪。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2016/03/3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