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大膽行

write1

作者:倪振金

 此處之「行」當然不是樂府〈短歌行〉、〈琵琶行〉等體裁,而是確確實實的大膽島之行;雖然說,基於同是戎中人之同理心,從接獲此訊到登島回來,五中倒有幾分〈兵車行〉的感懷。
 接獲此訊緣於王先正老師之薦。那日與內子至玉井拜訪官校同學,共話書翰;山餐觀星。此時電話中傳來王兄之電,意謂文化局特邀藝文人士,分批躋登聞名中外之域外孤島戰場:民國卅九年七月廿六日,中共企圖以優勢兵力強攻大、二膽島,我守軍在營長史恆豐少校率領下,晝夜誓死激戰,十八歲的傳令兵賴生明,更是在通信中斷時,無畏砲火危險,來回南北山谷據點傳遞戰訊,將士用命、視死如歸,來犯共軍非殲即俘,寫下戰史上著名的「大二膽戰役」,更贏得「大膽擔大擔,島孤人不孤」美譽之大膽島。 閱讀全文〈親海-大膽行〉

知海-棱皮龜進食水母


水母並非補充能量的最好食物,所以棱皮龜的最好辦法就是一次性多吃水母。儘管棱皮龜有著出色的消化係統,但它們依然無法區分水母和海水中塑料垃圾漂浮物的區別。這是棱皮龜正面臨滅絕的最大擔憂,人類需要採取措施保護牠們。(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