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金門海洋文學-藍海觀淚


發表於2017-01-29

作者:麥清。

假如我是飄流海洋的藍眼淚,在閩東海濱流連遐想、繫泊幾世紀的美麗與哀愁,重現純樸漁夫曬魚網魚乾的風貌,瀟灑地解纜滾滾紅塵的世俗制約,去觀賞生態奇石、迷宮巷道,探人文嚐花蛤淡菜美食,東莒燈塔下追逐單純的美好時光……
花崗石厝的顏色隨著日月升落而幻變,只見島嶼地勢起伏,形成一幅幅絕妙立體畫的綠野香波。我仰視著比鄰而居的聚落遺跡,飽含懷舊餘韻的大埔石刻。在磚瓦雕飾、山巒海域中,默默述說從未深談的遠古秘密,傾訴著紅花石蒜般風俗的謎題。
太陽讓縱橫阡陌的風景迷濛:揹起行囊沿街走,猛揮著欲滴汗水,繞過標語旌旗的碉堡坑道、石板路上鮮豔的封火山牆,尋幽訪勝的步履踱出巷口,轉彎又上小橋頭,沒有都市喧囂的喇叭聲,諦聽恬靜鄉土綿綿不休的濃情。
陣陣南風送爽,吹動著長袖薄衫,忍受平流濃霧,榮辱沉浮撕心裂肺,滿天星斗的淒清長夜誰來拭淚滿腮?四野寂靜燈火微茫,食酒低吟回首,聽胸中的歌浪聲悠悠,感受沙灘上慢活的生活步調,不錯過一座座靜默的石頭村。惟有這不沉之島的航圖、滿面風霜的荒野和無怨尤的淡淡月光療傷解悶。
我看見白色巨浪的磯釣下竿,翻飛天涯的輕盈燕鷗,冷風蕭颯呼嘯而過的粗獷,於是我瞭望著桌布般平面攤開的藍色大海–現代人的心和眼,被戴上枷鎖、深重的忙碌摏碎,讓心量狹小、名利焦灼的歎息燙瞎,手指撫摸自己掙扎不已的神經–我又想到活得真實才能自在,以及多點文化底蘊、多點淡然,少虛榮,多點笑蒼生太繁忙的塵世禪機。
駐足海岸線小心踩踏在潮間帶,星月輝映燭幽照微,置身發亮的點點星沙軌跡,波浪一波波襲來的沙沙聲響,逐步慢行前進,更不要去驚動,這彷彿是浩瀚恆久的銀河星空;繼之流淌出閃炫的淚光,藍色的海水藍色的天搭著肩,奉獻出千萬杯藍色啤酒海,是天地造化的偶然聚首、眾多巧合交織而成的夢幻,旅人即刻會被浸染、傾倒,醉在絕美浪漫的藍色眼淚中。
藍海是眾眼淚的家呀!從四面八方,淚水都匯流奔來。彷彿水中蓮衍生出叮叮噹噹,抒敘美妙水晶語言的配樂,寬廣如黑夜裏月光奏鳴曲,又像潚潚淅淅的飛雪鵝毛,嫋升如煙,謎樣似霧;媲美閃爍的繁星與琉璃花房,遙遠似瑩瑩的藍彩水墨畫,以及感光最敏銳的膠片,碎了一地的珍珠和蔚藍寶石,隨旅人們多多採擷,起落玉盤染遍天空紜崖,冶豔的睛眸在鏡頭前不停眨動,走進輕盈敏捷、靈秀婀娜的異世界裡,予人一種超震撼的朦朧魅惑力。
野放的梅花鹿閒逛陡峭彎曲的步道,一朵朵溫婉、骨朵輕輕的油菊,在旅人們不經意間吐苞而放,一顆顆露珠正顯影顫抖;海風猶如松濤淙泉,如此臨水照花,幻影般的追隨擺暝迎神廟會,如此氤氳玲瓏、扣人心弦,直到–夜未央梳倦氣,啟航穿渡時光隧道。沉澱心情後,從土地關懷中再出發,輕羅裳更比天衣,橫越向彼岸的海蝕地景;藍眼淚相互演繹心中的明月,沸騰如水的熱情隨行而動,蟲鳴聲相遇質樸純真的炊煙人家,找路、尋覓並且晨昏相伴苦樂相守,與意中人雙雙划槳獨木舟於無際海涯。
眼見碧海多麼嫵媚,寬和的表面深情的厚度,最能撫慰無限時空之惆悵。傳說有情人才能幸運遇見藍眼淚,於是我東望西照,四處探查,一個半圓形的夜空天幕下,期盼能夠見到海的容顏驚艷的美景。它們是夜光藻大量發光形成的自然現象,夜晚海浪的同時拍打下,不斷閃爍螢光藍點,相機可以向夜空捕捉到壯觀的湛藍顏色。
擱淺一點愛的依賴,貪戀一些些時間的虛度,沿著記憶的地圖攀登俯瞰,水深潮暢群礁拱抱,藍海千絲萬縷、靈智眩目的氛圍,冷靜地湧來退去,決不淹沒旅人的高潮;只靜候千里外的來客知音,將滋潤過焦渴希望的眼淚,昇華為壯志的吶喊。
即使在世俗眼裏縹緲無趣的志業,也值得給予鼓掌。在春夏交接、四周微醺的萬千面目外,生長在海上的藍眼淚,還伴著湛藍色的海流,穿越彌漫整個天宇;彷彿是對命運韌性的掙扎與反抗,也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追求。
騷人不哭的藍天使之旅,將雀躍悸動,哪怕只是遙遙瞻望深邃的港灣;在海風憤怒的音調後面,海濱連綿著一片片鐵蒺藜的寂寞,卻仍有歸人熱愛的藍眼淚盈眶;因為在風暴逆流的夢魘後面,遠行的漁舟將再找到心靈回家的路,發過怒氣的湍急海水終會揮灑出,湛藍色的淚珠,喜極而泣的歡快。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1/2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