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大華之道」:英坑黃家的南渡事蹟

作者:江柏煒。

獲新加坡國立大學碩士學位、1977年加入大華銀行擔任主席特別助理、並於2013年退休的馮清蓮女士,在為《黃祖耀—大華之道》(2014,原書為英文版,中譯者周兆呈博士)這本書執筆的時候,寫下一段話:
凝望矗立在新加坡河口62層高的大華銀行大廈,人們實在難以想像,這座大廈背後的建造者是如何從福建沿海的金門小島走出來,那時,年僅7歲的黃祖耀在戰火紛飛的中國抗日戰爭中被迫離開金門。
黃祖耀及大華銀行的不凡成就,不僅是新加坡經濟發展的一個見證,也是海外金門商人展現敏銳眼光、工作熱情與商業謀略的典範之一。作為一位低調務實的銀行家,黃祖耀一向拒絕出版有關他的書,抱著佛教無常的觀念,他相信一切榮耀都是過眼雲煙,總會被世人遺忘。不過,隨著孫輩不瞭解家族的歷史之代溝,他意識到有責任告訴後代,來自金門英坑、落腳砂勞越古晉、新加坡的黃氏家族的創業事蹟,以及大華銀行的發展歷程,使得子子孫孫珍惜。
英坑黃家是近代金門海外移民史的傳奇故事之一,不論是下南洋或赴日本發展,不少族人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中,黃祖耀的祖父黃智爺,百年前到砂勞越古晉謀生,南渡前與瓊林的蔡箴娘結婚,不過未生育孩子。到南洋後,他又娶了一位帶著一對兒女的客籍寡婦朱金嬌,全家以養豬、雞、鴨為生。朱金嬌懂得中醫,亦可看病貼補家用。時運不濟的黃智爺,1896年辭世,享年50歲,留下慶發(8歲)、慶昌(6歲,黃祖耀父親)、慶宏(4歲)、秀娘(3歲)四子。加上原先兩位孩子,撫養六個孩子的重任就落在朱金嬌的身上。為了減輕負擔,黃智爺生前交代,將慶發與慶昌送回金門,交給第一個妻子蔡箴娘養育。寬宏大量的蔡氏,給予他們充分的母愛,讓他們在瓊林渡過愉快的童年。1905年,金門發生瘟疫,為了保護孩子,蔡氏不得不忍痛把慶昌送回古晉。
返回古晉,黃慶昌被母親送到聖湯瑪士英文中學讀書。他憑藉著堅強的毅力克服了英語的障礙,開啟成功之路。畢業後,他輾轉到當時砂勞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甲必丹王長水的公司任職。努力上進、精明幹練的黃慶昌,獲得王長水的肯定,將其長女王秀英許配給他,之後並任命他為砂勞越中華銀行總經理。黃慶昌出身寒門,掌握了機運,事業逐步攀上高峰,並成為當地最著名的慈善家。同時,為了進一步擴展商業帝國版圖,他把目光投向了崛起的新加坡,1935年在新加坡註冊了大華銀行(United Chinese Bank)。黃慶昌也於1927年返鄉祭祖時,在金門娶了第二任妻子許玉秀,以照顧金門的母親蔡氏。1930年長子黃祖耀出生。1937年,許玉秀辦完母親喪禮之後,與黃祖耀被接到古晉,1939年來到新加坡求學,成年後,接手慶隆公司九八行的生意。
28歲,黃祖耀進入大華銀行董事會,憑藉著把握大局的能力、著眼長期策略的遠見及出色交際的能力,1965年起大華銀行的英文名字改為United Overseas Bank,並在香港成立分行。半個世紀以來,他成功地將一個僅有一間分行的銀行轉型為新加坡頂尖的銀行集團,並建立了跨足地產開發、酒店、製藥、休閒等產業的龐大商業集團。事業繁忙的黃祖耀,同時也是新加坡華社領袖,擔任過福建會館、南洋大學理事會、新加坡宗鄉會館聯合總會、中華總商會、金門會館等會長、主席之職,並獲新加坡國立大學榮譽博士、新加坡政府殊功勛章(最高榮譽國慶獎章),以表彰他的傑出貢獻。
歷史給了英坑黃氏家族一種在貧窮困頓、戰火下的磨練,南渡後的努力與機遇造就了一個不凡的事業版圖。黃祖耀總是謙遜地將自己的成功歸因於天時地利。但他的家族的「大華之道」,值得大家學習。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5/2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