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從「被軍事化」來看冷戰時期的金門歷史

作者:汪松威。

7月25日於廈門大學人文學院舉辦金門研究講座,由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宋怡明(Michael Szonyi)教授主講「冷戰下的金門」,現場由人文學院副院長李曉紅教授主持,會議室擠滿人文學院師生。宋教授曾多次造訪金門,進行數次田野訪談,跟金門有著相當深的情感聯繫。
宋教授指出:在20世紀中,軍事化影響生活普遍發生的,而金門也是被軍事化密度的城市之一。這一個小島將冷戰背景下的國共、中美等各種問題呈現出來。而宋教授透過小老百姓的生活來思考大時代所產生的問題。並探討統治與被統治者間的矛盾。
金門曾在九三與八二三兩次炮戰中促使美國討論是否動用核武保衛金門,差一點將相互對峙的兩大集團由冷戰轉為熱戰,過去國際學術界因缺乏資料,很少以金門作為研究題材,《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是透過宋教授多次田野調查與口述訪談所完成的,這本書也提出「軍事化史」由別於傳統史學的新觀點。
演講中,宋教授分享許多金門老一輩的共同記憶,諸如:家家有官兵進駐、青年軍事化訓練(自衛隊)、睡防空洞……。那個世代的金門一切言行都與軍事脫不了關係,也包括對違禁品的管制。除了一般危禁品外,金門還包含:輪胎,籃球等「可漂物」(據傳林義夫當年即是夾抱籃球從金門漂至福建沿海),如有遺失都會受到嚴厲懲處,因此籃球是被「軍事化」的一部分。在過去,金門一直都是華僑之鄉,很多男性赴南洋發展,因此社會呈現「女多男少」的現象;當1949年後,大量國軍進駐金門,打破了男女比例,婚姻市場男性過多,使得聘金上升,甚至導致女性結婚年齡下降,童婚比例提高,這也是婚姻市場受到軍事化的影響所造成的結果。60年代,蔣介石企圖用金門做宣傳,讓國際看出中華民國的優勢。因此將金門設為三民主義模範縣,提高金門生活水準,還提出「用金門建設打倒人民公社」的口號。其中「滅老鼠運動」就是有趣的例子。從初期繳老鼠到繳老鼠尾巴給政府,甚至老百姓擔心無鼠可繳,儘量只抓公老鼠,也有投機者私下養老鼠販賣。上述說明老百姓的聰明,以及被管制的藝術。宋教授還提到除了金門本地的共同記憶外,兩岸居民在冷戰時期也有著特殊的共同記憶,在八二三炮戰過程中,除了發射大量宣傳彈之外,還會投擲餅乾及漂流罐頭,在口述訪談中,金門老百姓曾聽說鄰居吃了對岸的「宣傳」餅乾變成神經病;同時在對岸的訪談中亦有吃到金門飄過來的罐頭致死的傳聞,教授提到雖然至今無法確認「下毒」的真實性,但都成了兩岸冷戰對峙下的共同記憶。
金門老百姓的戰時日常是其他地區居民很難想像得到,而當冷戰結束關係也不再緊張,金門逐漸去軍事化,宋教授也關心著金門未來的發展。從過去受到軍事化而限制了發展,到如今開放小三通,卻也時時因為政府的兩岸政策受到影響,如今常被提到的「轉型正義」也成了金門鄉親共同的願景,政府開始提供居民各種優惠或補助,宋教授認為這也是面對未來最能讓金門內部取得共識的方法之。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8/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