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金門海洋文學-我和我追逐的海水

作者:蔡其祥。

清晨漫步在水頭外海的深垵沙灘,俯仰天地,人在此處是渺小的。
在晨曦中,我一個人行走,移動的灰黑剪影,像一株草、一棵樹,只是多了思想。腳印落在溫涼的沙灘上,接著湛藍的海水沖淡印痕,越來越模糊,我感覺被洗滌的不僅是我的足跡,而是眾生的印記。
我回憶,她們拿著蚵掘,冬日迎著凜冽的東北季風,夏日頂著熾熱的烈日,毫不留情敲擊礁石上的蚵殼,順勢將殼掀開,一手以蚵掘刮下蚵肉,另一手的大拇指配合蚵掘,把蚵挾起來,尖銳的硬殼無數次刮傷她的指頭,她們的神情依然凝滯與沉默。
我想起,他們經由渡口出洋,艱辛輾轉,最後落腳南洋,既已離散,自憐無用,離鄉背井只能以生命勞動,換取家鄉族人的微薄溫飽,為此,才有居留一方的頑強與堅忍。青壯年華的他們,無論跌得多重或傷得多深,時間一久,都像遠去的風景,刻畫人生的遭遇和經歷。
在她和他漫長的一生中,骨子裡浸透了天的遼遠和地的開闊,她(他)們只能拚命勞作或離鄉背井,仰仗天地活下去。
我仰著臉躺在礁石上,咬著一根麥桿遙望高天,慢慢思索什麼是最好的人生姿態?在這裡似乎只能順應天地,四季輪回歲歲年年,縱然傷痕累累,卻依然活得鏗鏘有力。
海浪丈量歲月,海風撫平滄桑。我看見,早上蔚藍的海、晚上橙黃的海、雨前藍靛的海,那裡鐫刻著深沈、奔放、漂流的回憶。
對海水的愛隱藏在我棕褐色的膚色裡,腳印在沙灘純粹的挪移,無聲對話卻回音環繞,享受和幾近無言的海岸獨處,釋出內在的秘密空間。我想像旅行,一個人漂流,尋找前所未見的平緩、開闊的道路。
我以為,每一個來到海邊的人,心中都擁抱活下去的堅韌,不怕千磨萬擊,每一個遺落在沙灘上的足跡,背後都有一段故事,祈禱海水將那些盤桓終日無法靠岸的遺憾或矛盾沖淡,終結,自汪洋擺盪的離散漂泊中解脫。
我相信,海水能到達那些我到不了的地方,必定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在前往海邊的路上,偶爾遇到一些老年人,他們的話語很少,歷經風霜的臉上沒有一絲微笑,有的只是一種坦然與沉著的表情。我曾想問他們,過往的生活艱難嗎?有沒有遭遇不平?但是,他們不想說這些,只是默默地、坦然地承受一切細瑣。他們表情的背後,包含著豐富的記憶與智慧,我如果能讀懂這些,才能夠多少讀懂這片大海、這塊天地、這座島嶼。
對我而言,金門的記憶是一個無法繞過去的存在,嵌在心底的最深處,這片大海給我提了醒,思緒激動了,靈感觸發了,我輕輕擦拭額頭,就能擰出一把汗涔涔的詞句,每一句都是蘊珠的貝蚌,組合起來,連成一串串晶瑩的篇章。那些曾經存在過的她們和他們,一旦成為記憶保留下來的時候,我們才能發現其背後所蘊含的時代意義。
我們過現在的日子,總要有個人記得從前的事。荏苒光陰裡,哪怕是幾許憂愁幾許傷,或是一縷溫柔的陽光、一陣狂暴的風、一片安然的落葉……我都想珍惜與記述。
海水浪起了晨曦,海風放聲歌唱,時間的流動僅剩下躺在礁石上的我,風隨著意思吹,我聞風的聲響,真想把時間做成書簽,撥開扉頁便能與金門的過去邂逅。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7/3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