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海-為海洋留「種原庫」 他大執法、他棄魚槍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澎湖南方四島警察小隊長蕭再泉強力執法,他說,這條路很艱辛,但總要有人去走。 蕭再泉/提供

記者吳淑君/基隆報導

民國97年澎湖大寒害,海洋資源折損嚴重,只有南方四島受傷輕微,具備保存「種原庫」條件,因而推動成立海洋國家公園,但35000公頃的海洋公園要漁民都不能捕魚,也很難辦到,澎湖縣政府102年8月,在南方四島周邊海域畫了兩塊「底刺網禁漁區」。

3年來,在海巡、國家公園警察小隊努力下,把非法毒、電魚、底刺網漁船、大陸鐵殼船趕走,這個地方的魚群得以喘息長大。

去年,潛客葉生弘把東西吉廊道魚變多的影片PO臉書,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澎湖南方四島警察小隊長蕭再泉振奮不已,在臉書倡議把東西吉廊道畫為完全禁漁區。

蕭再泉的強力執法卻被長官、海管處視為頭痛人物,巡邏船壞了要租借漁船巡邏,漁民也指名不載他,蕭再泉苦笑說,這條路很艱辛,但總要有人去走,他再3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很急,這是改變國家海洋的契機,希望在退休前能為澎湖海洋盡一份心力。

曾經為台灣的海洋保護帶來成功的一頁的墾丁後壁湖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就是蕭再泉手中催生的,但98年他調離後,一度多到3萬顆的馬糞海膽,因後繼無力,又消失了,守護7年的後壁湖樓起又樓塌,這個「前車之鑑」並未把他擊倒。

2014年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成立,他請調回故鄉三級離島守望。

後壁湖的經驗告訴他,海洋保護區是恢復魚源最有效方法,東西吉廊道經過2年來落實執法,魚群恢復生機,希望澎湖縣政府,盡快將東西吉廊道畫設為完全禁漁區,帶動觀光與滿溢效應。


打魚11年的葉生弘,104年到東西吉廊道,被眼前近300尾銀紋笛鯛嚇到,他告訴自己是該放棄打魚的時候了。 葉生弘/提供

家住高雄、潛水20幾年的鯊魚哥吳祖祥今年4月去南方四島潛水,驚呼連連,他說,一天內看到滿滿的魚群,比他在台灣其他潛點一年看到的魚加起來還多,他在國發會提點子平台提案把東西吉廊道畫為完全禁漁區,獲超過5000人附議並成案,待主責機關回應。

吳祖祥說,東西吉廊道只有禁止底刺網但不禁止其他的漁法,對海洋生態還是有一定的傷害,他們主張將1200公頃,占全部海洋公園面積3%的東西吉廊道畫為禁漁區,不得以任何方式採捕水產動植物,守住「種原庫」。

打魚11年的葉生弘,2015年進到東西吉廊道,被眼前近300尾銀紋笛鯛嚇到,當下,他告訴自己是該放棄打魚的時候了,因為走遍世界各地熱門潛點,自己家鄉不輸國外。

葉生弘說,以前這裡沒有魚也不是主要漁場,是蕭小隊長把非法漁船趕走,魚群才以倍數成長,這裡不但是魚群珍貴的棲地,也是讓澎湖躍上國際的機會。

資料來源:2017-09-28 聯合晚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