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海-陸砂石船殘油汙染海域 議員要求盡快拖離


大陸籍「泉海88」砂石船,因船體前艙下沉並出現殘油汙染狀況,縣議會洪允典等議員邀航港局及縣府相關單位召開緊急會議,要求盡快將船拖走。(莊煥寧攝)

記者:莊煥寧/議會報導。

 上(10)月中旬在金門北碇島海域擱淺的大陸籍「泉海88」砂石船,因船體前艙下沉並出現殘油汙染狀況,縣議會洪允典等議員昨日再次邀航港局及縣府環保、建設、政風單位召開緊急會議,議員痛批交通部航港局和船東處理態度,並質疑有外力介入,以致錯失黃金處理時間,讓金門重要漁場和復國墩海岸面臨嚴重威脅,要求盡快將船拖走。
 大陸籍「泉海88」砂石船,是在10月16日在金門北碇島海域擱淺,雖然船東已委託福建聯合海洋工程公司抽除船中重油、柴油,但因為船體半沉,憂心砂石船殘油會污染金門沿海漁業資源,縣議會洪允典等議員曾於十月三十日邀航港局與縣府相關單位召開緊急會議,不料,隔天上午該砂石船出現殘油汙染狀況。縣議員洪允典昨日上午十一時再度偕同蔡春生、洪鴻斌和李應文等議員並邀請航港局中部港務中心金門辦事處技正何佩舉、縣府環保局長呂清富、觀光處長陳美齡、建設處科長樊德正、港務處長張瑞心等人在縣議會第三審查會議室內召開會議,針對後續相關應變作為表達嚴重的關切。
 議員洪允典指出,前天(十月三十一日)「泉海88」砂石船出現油污污染,船東請金門丹鼎船前往北碇處理徒勞無功,船公司只好向環保局借調攔油索與吸油棉佈設,以防止汙染進一步擴大。昨天(十一月一日)漏油情況更為嚴重,面積約零點三浬、寬零點三浬,且往西南方向復國墩方向漂流,這對於金門漁場影響很大,汙染已到家門口,是否會有後遺症,議員都非常關心,當時航港局如果沒有介入議價,船東原來委託的拖救公司可能已經把船拖走,不至於延至今天還漏油污染,航港局要負很大責任。
 航港局港務中心代表何佩舉技正說明指出,大陸籍「泉海88」砂石船自106年10月16日擱淺後,航港局當日立即成立緊急應變小組,期間並協調陸委會、國安局、金防部、海巡署、環保署與金門縣府等相關單位積極救災,經10月30日召開第11次應變會議協商後,船東委託海事業者於當日晚間提送第二次拖淺方案,航港局已儘速安排於11月1日上午10時再度召開審查會議,希請專家學者提出專業意見,共同協助船東進行拖淺作業,以防損害擴大。
 他說,10月31日早上接獲海巡單位通報指事故船附近有帶狀殘油外洩情事,航港局即刻聯繫金門縣環保局啟動油污染防制措施,並赴現場取樣,惟經海巡署岸巡單位查報目前尚無岸際污染情況。初步判斷應該為油艙底部殘油或管路殘餘油污。後續環保局將逕依海污法裁罰,鑑於近日東北季風盛行,海象相當惡劣,為防污染危機擴大,航港局10月31日下午召開第12次應變會議,會中要求船東即刻動員工作船前往處理油污,並依環保署意見,要求船東提出海上及岸際油污應變計畫。而船東委託其保險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公司泰州分公司)與會出席時也表示「將儘速處理後續拖淺相關事宜」。而航港局則要求船東儘速動員其它拖淺船機進場作業,俾將事故船拖離現場以免損害加劇。
 議員洪鴻斌指出,上次會議他就要求環保局、建設處做好監控、如何處置?雖然這是中央責任,但縣府也要對漁民負責,保障漁船安全,不要讓這些油污污染了我們美麗的海域。後續應該持續監控這些油污會不會漂到我們岸上。如何阻絕最重要,要防患未然。
 環保局長呂清富指出,事件發生後,該局承辦的科長立即趕到現場,要求船東儘速把船舶拖離現場,避免造成油污事件,查證後確實發生油污事件,該局會依照海洋污染法處以三十萬元到一百五十萬元罰鍰。
 議員蔡春生指出,該事件政風處應該去查縣府是否有人介入。本來在十一月二十六日到二十八日這三天內是最好的時機,可以處理的問題為何停掉,找一家新公司,還為這家公司開審查會,官方沒有資格介入要人議價,他合理懷疑船東是不想要船了,因為保險公司賠償金額就夠了。但是船艙底很多油如果沉下去,油污漂到海面上,又要如何處理?
 議員李應文指出,南豐海事工程這家公司進行油污應變或打撈,沒有自己的船,不是空殼公司嗎?
 何佩舉技正回答說,這家公司是由船東委託,不是由港務局來指定。
 對此,議員洪允典氣憤的說,十月二十六日航港局召開會議,委由台灣專家專業評委,評審廈門福建聯合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此公司送計畫交由航港局進行評審,當日評審委員評審此公司有包括浮吊船、抓斗船、拋錨船、抽油船等共六艘船舶,是有能力可以執行「泉海88」輪救助,將船拖回廈門的。但是次日,突然又冒出另一家未經評審委員評審的南豐海事工程公司參與議價,導致船東取消對聯合海洋工程公司的委託,錯失黃金處理時間,當中有外力介入,政風單位與調查處、監察院應該去查。
 何佩舉則是強調航港局沒有介入議價。 
蔡春生說,去年4萬噸的「港泰台州」擱淺金門古崗海域拖離後,縣府就虧了二千多萬元,現在還要去為一家空殼公司幹什麼?「南豐」公司雖然四十年,但目前公司什麼都沒有,只剩下一張牌照而已。
 李應文指出,南豐海事公司上月三十日就進駐了,三十一日發生漏油,既然進駐了要有物資準備、船舶調借,應該早就知道準備了,自己沒有船還要去調船,如果還要去借(調)船,就一定會拖延搶救時間,如果沉下去打撈更困難,「南豐」沒有自己的船機具,船還要放在哪裡多久?
 議員蔡春生也直指航港局中部航物中心邱主任對於船東與委託拖救公司的事涉入太深,是否有縣府高層關說,要講出來。他也要求政風處趕緊去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該送調查處就送調查處,監察院就送監察院。他強調,地方最關心的是「什麼時候把船拖走」才是重要。
 議員洪鴻斌關心油污後續的作業與處理期程,希望縣府建設單位能密切注意,保障與地區漁民的權益。何佩舉答覆說,南豐海事提的作業為十四個工作天,加上探勘事故船二天需要十六個工作天,確定後可以去執行。
 洪允典與蔡春生議員也要求航港局協調處理拖離作業外,也應要求船東交付新台幣二千萬元履約保證金,不要再像港泰台州輪一樣,縣府虧了二千多萬元。
 據何佩舉指出,昨日下午1時57分據北碇守備隊電話通報,目前泉海88油污已漂離,未再發生漏油情況。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11/0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