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海-重返海上絲路的金門島


作者:林金榮。
2017年9月22日應中國古陶瓷學會及福建省將樂縣人民政府邀請,參加將樂窯暨中國南方地區宋元青白瓷學術研討會,並提交《金門地區出土、出水青白瓷》論文報告。
首次參與中國古陶瓷研討會,是2008年在泉州舉辦,以探討古代中國外銷陶瓷為議題,來自海內外水下考古的工作與發現報告,帶來古代海上絲路相關的重要訊息資料,擴大古陶瓷研究領域的調查範圍,個人也將金門島是海上絲路的航繼站觀點介紹給採訪媒體。 繼續閱讀 “知海-重返海上絲路的金門島”

知海-食鱟談鱟

作者:陳麗玉。

鱟,是一種生長在海中的節肢動物,大小皆牝牡(公母)相隨,牝無回,得牡始行,牡去則牝死。明人大醫師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亦云:「鱟每遇海,相負於背,乘風而游俗呼『鱟帆』,其行也,雌常負雄,失其雌,則雄不動,漁人取之,必得其雙。故母鱟被捕,公鱟毫不抵抗等著束手就擒,號稱海底鴛鴦。」
四億多年前,當恐龍尚未崛起,魚類尚未出現時,鱟就在海裡成長了,牠能活在高溫及濃鹽度的惡劣環境中,即使一年不吃東西也不會餓死,但是幾億年來並無明顯的進化,故被稱為「活古董」或「活化石」,已被列為保育動物。 繼續閱讀 “知海-食鱟談鱟”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海

作者:小安。

如往常一樣,上班打開窗戶,撕掉日曆紙,看到6月8日的右邊出現五個小字「世界海洋日」,好像現在身為「地球村」公民的我們要有一些些「概念」與作為,4月22日–世界地球日、6月5日–地球環境日(我們去看了寒舍花)。6月9日上午,在金城國中「海洋教育資源中心」有一場講座,主講人是海生館的陳勇輝博士,從小住在海邊與海為伍的我當然要去聽講,而聽了之後獲益良多。
金門海洋教育的整合與推動、金門海漂垃圾之因應與討論,的確是在金門才有的講題,陳博士34年前來金門當兵,事隔多年,如今再來看到的金門-綠色消失,藍色在變(海洋在變),非關政治的藍與綠,只要我們「正確的去看海」,所有活動都是安全的,知識救了你,什麼時候只能遠遠的看它?什麼時候可以走近?「知識」可以形成最好的保護,教導學生,學生更安全。 繼續閱讀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海”

親海-金門海洋文學-我和我追逐的海水

作者:蔡其祥。

清晨漫步在水頭外海的深垵沙灘,俯仰天地,人在此處是渺小的。
在晨曦中,我一個人行走,移動的灰黑剪影,像一株草、一棵樹,只是多了思想。腳印落在溫涼的沙灘上,接著湛藍的海水沖淡印痕,越來越模糊,我感覺被洗滌的不僅是我的足跡,而是眾生的印記。
我回憶,她們拿著蚵掘,冬日迎著凜冽的東北季風,夏日頂著熾熱的烈日,毫不留情敲擊礁石上的蚵殼,順勢將殼掀開,一手以蚵掘刮下蚵肉,另一手的大拇指配合蚵掘,把蚵挾起來,尖銳的硬殼無數次刮傷她的指頭,她們的神情依然凝滯與沉默。
我想起,他們經由渡口出洋,艱辛輾轉,最後落腳南洋,既已離散,自憐無用,離鄉背井只能以生命勞動,換取家鄉族人的微薄溫飽,為此,才有居留一方的頑強與堅忍。青壯年華的他們,無論跌得多重或傷得多深,時間一久,都像遠去的風景,刻畫人生的遭遇和經歷。 繼續閱讀 “親海-金門海洋文學-我和我追逐的海水”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小琉球的沙灘椅

作者:北北。

碧海
藍天
綠草地
我躺在沙灘椅上休息
暫時拋開塵世的喧囂
親吻著大自然的氣息
獨享與世隔絕的美麗
清爽的海風徐徐吹拂
搖曳身旁的棕櫚葉樹
喚醒每一吋肌膚紋理
給我清新空氣
給我雙倍氧氣
幫我煩惱
通通丟棄
閉上雙眼
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
不知覺
已過了
一個
世紀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8/11

知海-從「被軍事化」來看冷戰時期的金門歷史

作者:汪松威。

7月25日於廈門大學人文學院舉辦金門研究講座,由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宋怡明(Michael Szonyi)教授主講「冷戰下的金門」,現場由人文學院副院長李曉紅教授主持,會議室擠滿人文學院師生。宋教授曾多次造訪金門,進行數次田野訪談,跟金門有著相當深的情感聯繫。
宋教授指出:在20世紀中,軍事化影響生活普遍發生的,而金門也是被軍事化密度的城市之一。這一個小島將冷戰背景下的國共、中美等各種問題呈現出來。而宋教授透過小老百姓的生活來思考大時代所產生的問題。並探討統治與被統治者間的矛盾。
金門曾在九三與八二三兩次炮戰中促使美國討論是否動用核武保衛金門,差一點將相互對峙的兩大集團由冷戰轉為熱戰,過去國際學術界因缺乏資料,很少以金門作為研究題材,《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是透過宋教授多次田野調查與口述訪談所完成的,這本書也提出「軍事化史」由別於傳統史學的新觀點。 繼續閱讀 “知海-從「被軍事化」來看冷戰時期的金門歷史”

親海-小小海盜王出航 ─記金門水試所暑期活動

作者:陳慧文。

漫漫暑假,讀小學的女兒和兩個姪女成天在家無所事事、玩手機,正覺得應該安排些有意義的活動,弟媳拿著《金門日報》告訴我:「金門水試所七月二十五日在新湖漁港要舉辦『一○六年小小海盜王暑期體驗活動』,好像滿有趣的!」我看了報導,這個歡迎親子參加的體驗海洋休閒活動,竟然還首次舉辦讓民眾搭乘「金門號」出海,真是難得的機會,而且只有三十個名額,趕緊撥了電話,先搶先贏!
當天早上不到九點,弟弟、弟媳和我就帶著三個小女生到新湖漁港集合。夏日的艷陽下,漁港內波光粼粼,停泊著大大小小的漁船,海風習習吹來,涼爽宜人。不久,參加的民眾陸續帶著活潑興奮的孩子們報到,等大家都到齊了,水試所的李課長就帶著大家展開一場認識漁港的「知性之旅」。
古色古香的慈鑾宮前,豎立著一座潔白莊嚴、慈眉善目的媽祖像,這尊神像是從南方澳請來的,座落在新湖漁港旁、面對著料羅灣,守護著出海人的安全。倚著廟前的欄杆極目遠眺,海天共色,令人心曠神怡,這時有一艘漁船由遠而近、正要入港,我們趕緊前去參觀收穫如何。 繼續閱讀 “親海-小小海盜王出航 ─記金門水試所暑期活動”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金山蹦火仔

作者:李展平。

海風呼喚基隆嶼,百年來
靠電石點乙炔。蹦出
一群群圍繞的青鱗魚
磺火閃爍動人光芒
悄悄燃亮夏季魚族沸騰
漁民拿手叉網,快速捕撈
穿過洄游魚群
於迷幻黑空間穿梭
追逐磷光石火
宛如撲火蟻蛾
迎接今晚躁動火圈
祖先的海洋,只剩零星漁船
於夏季溫暖海域
延續殘火,讓百年幽靈
變成青鱗魚翅膀
繼續在東北角
浮潛啊

註:金山蹦火仔手叉網,捕撈金燦燦青鱗魚已百年,幾乎是全世界消失捕撈文化。說是世遺也不為過。謝謝慶漸兄攝影提供,讓我們悄悄燃亮祖先圖騰。

資料來源:金門日報 2017/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