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海-暑假旅行見聞

作者:沙小五○一黃姵霓。

今年暑假,我們去台北市,住在阿姨家,準備幫唯一一個堂妹慶生和旅遊。來吧!現在就和我來一趟「暑假旅行」吧!
第二天,我們去基隆和爺爺見面,大家一見面就開心的聊天。今天是堂妹的周歲生日,我們去海鮮餐廳吃飯,有非常多的海鮮喔!有魚、鮑魚和蝦子……鮑魚是阿姨特地另外準備,非常大,而且吃起來非常嫩,也很香甜。
第四天,我們去野柳海洋公園看表演。第一個進場的是海獅,一進場就用手是要我們幫牠拍拍手,有一隻是運動天才,兩位男教練和牠一起表演,海獅表演用鼻子頂球投籃框,還跳過呼拉圈,非常厲害,也非常可愛,爺爺用臺語跟我們講「海鰓」,我跟姐姐聽得哈哈大笑。接下來是俄羅斯人的表演,男生在非常非常高的地方跳進水池,可能有三層樓高呢!而女生在下面表演水上芭蕾,優美的舞姿贏得觀眾熱烈的掌聲。第三個是海豚表演,海豚游得飛快,跳得非常高。我覺得這次表演最好笑的是海獅。
第六天,我們和表姊的男朋友去小巨蛋溜冰。起先在哥哥的陪伴下溜得真開心,但連續摔了三次,我就哭了,感覺屁股好像開花了呢!哥哥就陪我上去,買可可給我喝,還一直陪我聊天,沒有辦法下去再溜冰。
今年暑假非常好玩,希望下次寒假趕快來到,就能回臺灣看爺爺、小堂妹,和哥哥到更多好玩的地方,謝謝阿姨、哥哥和姐姐們!

資料來源: 金門日報 2016/12/14

親海-金門海洋文學-大麻哈魚情結

作者東瑞

大麻哈魚日夜兼程,不辭勞苦,長途跋涉,不斷前進,以每晝夜30~35公里的速度,穿越浩瀚的海洋準確回到出生地產卵,牠如何萬里迢迢準確洄游到目的地,迄今還是一個謎。──網路資料

「家」這個字,只有十劃,太容易書寫,但許多人一生尋尋覓覓,未必尋覓得到;這個「家」字,未必就是甜蜜溫馨的同義詞,有時也充滿了滄桑感、噓唏和無奈。這個「家」字的內涵,至少也有八九種不同的理解和詮釋吧?
第一次做迷失的大麻哈魚是回到出生地。 繼續閱讀 “親海-金門海洋文學-大麻哈魚情結”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靜謐午後的海邊

作者宋明理雪

華夏民族是詩教的傳統民族,詩教樂教的陶冶不是封建社會的專利,近代華人哲學家賀麟就曾提倡,援引西洋基督教各項藝術來豐富華夏的詩教樂教,使其合乎當代人所以用,而不顯得陳腐。
在某個午後初晴的陽光中,漫步在海邊,竟有種置身天堂的錯覺。閒步到校園附近一間小教會建築物旁的書房,裡面賣著各種福音產品和禮物,播放著詩歌,這裡是我時常沿著校園散步的熟悉路徑,慵懶片刻,享受沿途後巷的恬靜。 繼續閱讀 “知海-金門海洋文學-靜謐午後的海邊”

親海-父親的竹簍

write1

作者北珊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這是早期離島金門子民的生活寫照。我家住在古寧頭,幸運地擁有一些田產,又鄰近海邊,相較於山無田產,海無蚵田的人家,我們算是幸運的。辛辛苦苦耕作的我們,礙於土地的貧瘠,除了長年耕種的高粱、花生、玉米、地瓜外,幾乎也種不出有經濟價值的作物,少許的蔬果栽種,如番茄、菜蔬等,也僅是自家佐餐的食材,能換取金錢的機會少之又少。

還記得兩大竹簍的高麗菜,青翠肥大,秀色可餐,竟然賣不到十塊的價錢,父親用幾乎哀求的姿態請求收購商稍微提高價錢,秤足斤兩的卑微模樣,最後失望的眼神,落寞的心情,至今在我腦海中仍鮮明。父親挑著一擔沉甸甸的地瓜往城鎮沿街叫賣,幾乎是憑靠運氣,因為在那貧困的年代,家家戶戶沒有開拓財源的機會,當然就只能自給自足的節流了,供給多過需求,所以做農事辛苦又難回報的工作。 繼續閱讀 “親海-父親的竹簍”

親海-隨風飄遠的青澀

write1

作者詠棠

之一、海潮的思念
「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就像帶走每條河流。」跟著張雨生的歌聲,我們也走向汪洋大海去,不同的是,張雨生是歌頌愛情,期望海潮帶著思念而歸去,我和我的家人們,冀望放假機會成癮,乃是期待海潮席捲一方快樂讓我們滿載而歸。
那無邊無界的寬廣是否成一種貪婪,否則,假期再長久怎麼會都嫌不夠?海洋啊,是一種療癒系能力者,專治我的忙碌與壓力。 繼續閱讀 “親海-隨風飄遠的青澀”

知海-我跟70老媽的巴里島之旅(五之四)沙努﹐關於海邊的深刻體驗

write1

作者張雨

若能避開烏布、庫塔等專為觀光客服務的區域,你將有機會認識真正的巴里島。

在台灣訂房時,透過airbnb網站,我對沙努有了第一印象,這是位於島嶼東南方的濱海聚落。民宿看起來不錯且價格實惠,但當時為了保留彈性,不想將住宿排滿,沒有下訂。沙努這地名及位置,略存腦際。
離開馬斯當天下午,思索去哪好呢?「沙努」,突然跳了出來!它距離馬斯約40分鐘車程,距離我隔天住宿的水明樣約20分鐘車程,頗為方便,就它了!沙努是個渡口,跟巴丹拜一樣,有些人到沙努是為了搭船到一海之隔的藍夢島;雖然藍夢島近在眼前,這趟旅程我沒有搭船的想法。 繼續閱讀 “知海-我跟70老媽的巴里島之旅(五之四)沙努﹐關於海邊的深刻體驗”

親海-悠遊金門

write1

作者琮祐

「你不覺得金門很無聊嗎?」兩位騎著腳踏車的國中生,討論著這個話題,而正在一邊欣賞太湖景色一邊慢跑的我,突然聽到這個問題而陷入了沉思,慢跑時是很容易想東想西的,思緒也很容易飛到遙遠的時光與時空裡。

國中生這樣的年紀,應該是充滿熱血的青春歲月,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與想像,每天有無限的衝勁、滿滿的能量去探索這個環境與生活,怎麼會感到無聊呢? 繼續閱讀 “親海-悠遊金門”

親海-行過沙埔地

write1

作者鄧榮坤

任何一隻鳥仔按目睭前飛起來,攏是一首美麗的詩。這首詩記錄著溼地的歲月,也記錄著惦在這個所在生活的人,伊心內的故事。

每一擺經過竹南保安林濕地時,這款的感受趁深,看到愈來愈少的鳥仔佮紅樹林,心頭有淡薄啊煩惱,毋知影這片溼地是不是會因為一寡人的無知來消失? 繼續閱讀 “親海-行過沙埔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