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107年度海洋教育週]烈嶼潮間帶踏查

金門縣海洋教育資源中心

於107年6月9日辦理烈嶼潮間帶踏查

邀請洪清璋老師及陳秀麗老師蒞臨指導

並前往上林海灘實地觀察

閱讀全文〈[金門縣107年度海洋教育週]烈嶼潮間帶踏查〉

親海-曾經迷途的島嶼

write1
作者:張愛金

出太陽了!窗簾的縫隙擋不住紛飛陽光,「刷!」一聲滑開,陽光從緊閉窗戶的玻璃迸裂進來,反射在玻璃桌面,一片眼花撩亂,桌上的玻璃杯光彩倒映在刷白牆上的鏡面,光線閃爍跳動,不能直視。屋外一片亮麗,心中脹滿滿的喜悅,忍不住大叫:出太陽了。
走了一圈郊外,春天的綠意趁機而出,夢想著托斯卡尼的豔陽彷彿就在眼前,耀眼陽光下,心不安分著。不安分的是宇宙、大地,今天如此的生氣勃勃。蔚藍天空,陽光鮮豔奪目,十分誘人的溫暖,引出一整排排站的鳥兒,遠處高挺的樹木、低矮的灌木叢、腳邊的雜草、路邊叫得出名的牽牛花、不知名的野花,因風搖曳得花枝亂顫,風十分狂亂,我站在陽光下,滿心歡喜說,久違了,陽光!雨,請慢慢走。 閱讀全文〈親海-曾經迷途的島嶼〉

親海-濟慈小島

write1

作者:洪明傑。

溫哥華往滑雪度假勝地惠斯勒(Whistler)的99號公路,沿著海岸一路蜿蜒北上,一邊是高山林立,一邊是湛藍大海,景色秀麗奇偉,素為人們所稱道,而這一處海岸有個美麗的名稱─陽光海岸。
海岸受太平洋海流的侵蝕,或河流出海的沖刷,使得沿岸島嶼羅列,星羅棋布。一座座蔥翠森林覆蓋的島嶼在一望無垠的深藍海水襯托下,像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綠珍珠,於陽光下閃閃發亮。這般美景,好早就想前往探訪優游徜徉其間,卻遲遲未能成行。因此,當有人提議到濟慈島(Keats island)一日遊,心裡是雀躍歡喜的,為了避開車流尖峰時段,決定提早於清晨六點出發,也欣然接受。 閱讀全文〈親海-濟慈小島〉

親海-能見度

write1

作者:許秀菁。

最近金門的天氣實在是「一言難盡」,連帶受影響的人不在少數,應該你、我或周遭的人都脫不了關係吧!即使不是坐飛機、坐船,也要上下班、上下學,或者說總要「出門」吧!但「溼答答」的真是不方便。
「溼」還好,「霧」可更無奈,已經好一陣子了,我們盯著「能見度」看,它可事關「重大」,而我們也陷入「三個字」之爭-霧、靄、霾,尤其是前二字,因為它關係著「能見度」,同時關係著機場的開與關,當然還有碼頭的船班。大體來說,「霧」的能見度低於1公里,「靄」的能見度1公里以上,而「霾」是一種大氣現象,稱為「塵象」,會造成視障,直接影響水平能見度。 閱讀全文〈親海-能見度〉

知海-「金門的孤獨」

write1

作者:宋克偉。

金門各級學校舞蹈選手在今年全國性比賽中屢獲大獎,任教的老師因此有感而發,說「金門的孤獨」方造就了獨特的藝術內涵。老師真是體會深刻呀!過來人的我們更是感同身受,甚有戚戚焉!
身為小島子弟,父兄往往沈默寡言,內斂含蓄,不擅言表,我們也一樣,但在離島相對隔離的環境裡,有話想說,有情欲抒,在在都有點為難,以為沒人能聽,無人可懂,只能默默承受,悄悄收藏,委曲在彎曲的嘴角上,飽滿的情緒在盈溢的眼神裡,卻不說就是不說,倔強的性格自小顯現,艱困的環境,大人尚且隱忍存活,更由不得小孩任性、恣意。 閱讀全文〈知海-「金門的孤獨」〉

親海-讓詩在湛藍的氛圍裡起飛

write1

作者歐陽柏燕

「背一座燈塔回家」已進入印刷流程,我也開始構思醞釀二部曲、三部曲、四部曲的書寫,它們是詩集、小說集、散文集同步進行。

每次到燈塔進行訪談及拍照,我心都充滿共鳴、相知的喜悅,詩是我珍愛的發光體,燈塔人的世界與詩的孤獨國十分貼近。到東莒島燈塔訪問張主任時,他說不管到那,他一定會去看燈塔,也看海。海有各種表情,海流有各種顏色,綠、藍、灰、青漸層變化的色彩搭配白色浪花,美麗極了。上山吹風、看海、徜徉天地對張主任來說十分重要,只有在天地、內心之間來來回回的走,才能慢慢找到自己在天地間的位置。
閱讀全文〈親海-讓詩在湛藍的氛圍裡起飛〉

知海-發光─迴旋在晚風裡的歌

write1

作者歐陽柏燕

高科長(右圖)說起「環島巡燈」,我眼睛一亮。

他說,海關最早每年進行四次環島,後來改成三次,再後來改成二次。從基隆出發,往西南走,經過目斗嶼、漁翁島、花嶼、七美嶼、東吉嶼、高雄、琉球嶼、鵝巒鼻、蘭嶼、綠島、新港、花蓮港、蘇澳。這「環島巡燈」負責一座一座燈塔的補給,航程遠,任務十分重要,是我眼中極壯闊的海上旅程。

當我的視野探向全國35座燈塔的位置,一一收集各類資料後,我的視神經又伸進九百六十四噸,全長六十五公尺、寬十公尺、航速十六節的「運星艦」去看它的內部結構、配置圖,包括引擎室、駕駛室、雷達設備、無線電設備、簡報室、貴賓室、冷凍庫、船員休息室、餐廳、以及牆面上一座一座燈塔的圖文介紹、還有匪海軍艦艇識別圖等,我看得津津有味,一邊想像乘風破浪的航行。 閱讀全文〈知海-發光─迴旋在晚風裡的歌〉